Here's looking at you.

celebisil

© celebisil | Powered by LOFTER

Viggo Mortensen的书信情怀

这就是传说中的情怀

LOKIYA

如此浪漫的老男人QAQ 以及博主翻译的真好。

Jazmín:

来源:Sobrevuelos 23/1/2013

 

亲爱的乌鸦兄弟:

      我和父母从一片杳无人烟的落雪森林归来,此刻正坐在飞机上,喊叫声、啼哭声、喷嚏声、鼾声一片,充斥了整个机舱,如此多的人和声音瞬间涌入。但一如既往地,我会习惯这一切。几个小时前,我在另一架小型飞机上给你写了封书信,这应该是我第一次亲笔给你写信,很喜欢铺纸执笔的感觉。去年12月,我们泛泛地聊了一些有关电脑,还有科技的话题。你当时说,在这方面,你属于石器时代的人;我说电脑这玩意儿让人焦虑不安,但还是发现它对我的编辑工作用处很大。而事实上,书写和打字这两种形式我们都运用自如。我们在电脑上写好日志,再把文字上传到这个专栏。试想,如果采用书信邮递的方式来交流,可得花好长时间呢!

……

       然而我也未曾意识到,自己很长时间没提笔写文了。过去,我给别人写自己旅行时收集来的世界各地的明信片——仅仅十年前这还是很普遍的做法——和手写的卡片,上面贴满刊物的剪报资料、罚单、菜单、巧克力包装纸、任何废旧物品的手册、老牌酒店的便签纸、圣洛伦索球员的照片……我总着迷于这样的想象:想到那些行将接过我信件的人们,所有为了传情达意往来不已的飞机、卡车,一封书信辗转于多少陌生的双手间;在机场,在邮件集散中心,终日伴随我那一份的仍有成千上万其他书信,我想到了它们;尤其想到,存在了那么一个运气分子,足以在这段未经太多思考即启程的文字旅行中运作它的威力。“明天,给你一个吻,只可惜,你还要等上几天才能收到这信”,这句再简单不过的话,在我看来,不失为一场华丽的颓败,以及,同样令我深有感触的是,当我想到,只消花几个银子买邮票,从小山村保龄球馆飞出的单纯的片语只字,与各色人们、机台、港口打了照面,感受过温热与严寒,目睹黑夜与白昼交替,或晚或适时幸免于革命与谋杀,逃过海鸥、鸽子、老鼠以及蜘蛛们排泄物的袭击,浸染过春雨里的香气……几经流转,终有一天会抵达这世界的另一角落,也许来到一座坚不可摧的大城市,进了高楼大厦,躺在不起眼角落的信箱里。多少世纪以来,出于万千理由提笔写下的万千信笺,也总有着万千宿命。

       就像被放入海里的瓶中信,能否到达目的地是个未知数,但它总归有一段旅程。从这点看,电脑始终无法与之比拟,通常而言,收发电邮无法带来诸多体验。诚然,1998年、2001年、2008年、2013年或任何时期任何语言的电邮也彰显了其独有的历史价值,然而实实在在存在的纸质书信才让人有一卷在握的踏实感,我们每一次背负风险寄出的信笺,能够完好无损地送达收件人,都称得上一个微小的奇迹。思索这样的奇迹,沉迷其中,你于是成了生活的情人。我想纸质书信迟早会消亡,正如已近乎消亡的纸质照片那样。数字时代,一切都充满乐趣,快捷,高效,持久。我并不抱怨科技的进步。我只是珍视并训练体力活,可我不完全是卢德分子,也不盲目怀旧。我喜欢在自己的小院儿或花园里干活,用双手创造和打理事物,用扫帚与抹布擦拭,用刷子与肥皂洗碗。同样,我也喜欢此时坐在电脑前给你写邮件,想起某本书,某部电影,昔日的某个伟大的中场球员时,可以在网上找到图片。这是分开的两码事。万物生辉,万物皆流。

 



评论
热度(84)
  1. 梧桐树吹沙沙地LOKIYA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celebisilLOKIYA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这就是传说中的情怀 LOKIYA 如此浪漫的老男人QAQ 以及博主翻译的真好。
  3. 梨落盈盈Jazmín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信箱没有你 写着最近的信 街上看不见你 多情的人